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文化園地 > 文學
視力保護:
春節記憶之年夜飯
來源:東電一公司 作者:於學文 日期:2019-02-24 字號:[ ]
  又要過年了,年夜飯也將相約而至。
  年夜飯,顧名思義,指農歷除夕的聚餐,一年一次的“團圓飯”,展示的是中華民族家庭成員的互敬互愛,這種互敬互愛使一家人之間的關系更為緊密,因此“年夜飯”意義,遠遠超出飲食的范圍,那是一種飲食文化,里面凝聚著濃濃的親情。
  有年夜飯的記憶,應該是六七歲的時候,正值六十年代末期。家在農村,過年的時候,家家戶戶殺年豬,條件好的還會宰羊。進入臘月,就開始有可“年”的氣氛和味道了。大人們忙著準備年貨,孩子們嚷著要新衣服,去街里買鞭炮。東北的家家戶戶要蒸粘豆包,蒸白饅頭,忙得不亦樂乎。而臘月里的重頭戲,就是“年夜飯”,平時吃喝不那么在意的鄉鄰們,要翻著花樣做好年夜飯。
  記得小時候大年三十這一天,全家人都會早早地起床,父親去殺雞宰鴨,將凍在外邊的豬肉、魚肉、凍豆腐等拿進室內解凍。母親則忙著準備年夜飯。那時候的年夜飯非常簡單,東北一般是殺豬菜(酸菜、白肉、粉條、血腸、凍豆腐等)、紅燒肉、豬蹄、小雞燉蘑菇、木耳炒肉、黃花菜炒肉、炒白菜片、土豆絲等。母親還會自己做皮凍,將干凈無油的豬皮切碎,加上調料包,用清水熬制。等湯涼了,再加一些香菜。一大鍋清澈透明的皮凍堪稱下酒,解膩的“絕配”,深受大人孩子青睞。
  參加工作后的八十年代,趕上改革開放的好政策,百姓家里“年夜晚”也豐富了很多,除了傳統雞鴨魚肉等菜肴,還增加了海鮮,爽口拌菜等內容。因為蔬菜大棚的出現,黃瓜,蕓豆、辣椒、西紅柿等“反季蔬菜”也出現在東北百姓的餐桌上,使“年夜飯”變得更加五顏六色、豐富多彩。
  九十年代,在內蒙古元寶山電廠施工時,由于工期緊張,一些職工的要在春節期間上班,大家的年夜飯要在職工食堂吃。除夕這天,食堂會為大家準備好熱氣騰騰的飯菜和酒水,還會為職工包上充滿愛心的過年餃子。大家在一起,把酒言歡,場面熱烈。
  記得九八年春節,因施工現場工作繁忙不能回家過年,遠在幾百里之外的妻子準備了一大堆各樣年貨,帶著不滿十歲的兒子風塵仆仆趕到施工現場。那是我第一次沒在家里陪父母過春節,但“年夜飯”卻依舊不能簡單。心靈手巧的妻子做了的孜然牛肉、醬燜鯽魚、清水豬蹄,笨雞燉蘑菇等家鄉菜,還燉了一鍋自己腌制的排骨酸菜,倒也是別具一格,有滋有味。
  如今,年夜飯早已不再是孩子們的渴望,豐衣足食的百姓日子過得天天如“新年”一般。除夕的年夜飯,人們可以選擇自己烹制,可以選擇網絡訂購“半成品”,也可以選擇去酒店“坐享其成”,但年夜飯的文化,不會輕易從大家的記憶中消失,因為,這里有濃濃親情,這里有淡淡鄉愁,還有對那揮之不去的“團圓”文化。


打印】 【糾錯】 【關閉

   
grait video欧美,妈妈的朋友在伐观看-伊人久草综合首页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